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为在外独自租房的女孩子,提供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5月13日 11:20

人们租房子时会挑价格、挑室内格局、挑配套设施,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安全,才是头等大事。前不久,杭州一22岁女子发现出租屋被装了针孔摄像头;贵阳一女子被合租室友砍伤;深圳一女子被邻居强行拖拽,强奸未遂。现在,由于人才流动性加大和互联网普及,女孩租房时遭遇偷窥事件越来越多。统计数据显示,报案声称自己遭到偷窥的案件中,93.3%为在外租房的单身女性,而这一群体的租房安全,正是薄弱的环节。




既然女孩租房避免不了,那就将危险降到最低。首先,女孩租房,要选在比较繁华的地段,人流比较密集,坏人不好下手作案;要让房东或者中介提供室友信息,这样,可以让女孩确定是否要和某种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住进出租房后,要更换门锁;看房时,要注意房间是否被胡乱隔断、私接电线,是否有消防措施等等。




为了给女孩子们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租客网格外注重安全性能。租客网zuke.com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

租客网强调:“房子是租来的,但生命不是。”在这里租房子,每个用户都能得到安全提醒的服务,如果连续三天没有签到,租客网中心就会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告知用户紧急联系人,如果事态严重,租客网会马上报警,寻求政府的帮助。




如果有急事,用户可以立即使用一键呼救功能,接到呼救后,租客网一方面可以组织离目标定位最近的区域安全护卫队快速抵达现场,同时租客也可以选择联系你附近的租客网用户前往支援。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将加入向陌生人求助的功能,在租客安全保障方面更加完善。

“大胆只身前往,租客全面保障。”是租客网为用户服下的定心丸,只要女孩想单独到外面租房居住,就可以到租客网上寻找房源,因为它安全!安全!安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女性能顶半边天,那半边天不该阴云密布,而是该朗日当空,这需要全社会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怀,而租客网就是一个可以为女孩子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相关推荐

针对线上线下多种租房途径,应届生有各种不同的租房选择!

六月盛夏,各高校的毕业季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每年的毕业季租房热潮将从5月份开始持续到9月份,研究生租房则更早,从每年的3、4月份开始,今年各种租房新趋势层出不穷。趋势一:一线城市就业比率下降,二线城市人才吸引率提高近年来,除了北上广深等资深一线城市对全国应届毕业生的持久吸引力外,各新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也正在拥有越来越强大的人才吸引力,尤其是杭州、西安、南京等城市租房市场交易量增速明显高于一线城市。这背后是各项人才战略政策的实施和更加宽松的落户政策。在《2019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显示,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5%下降到了2018届的21%,而在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2%上升到了2018届的26%。毕业时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2011届的18%上升到了2015届的24%。许多在北京的毕业生表示:在北京上大学,回老家可以找到相当好的工作。尤其是在老家所在省份的省会城市,既离家近,又能找到好工作。趋势二:整租经济压力大,合租不容易找多名即将在北京就业的毕业生表示:和租金较低但位置偏远的房源相比,他们更愿意选择价高但交通便利的租房,缩短工作日的通勤时间。但交通便利的房源中,一居室的整租价格超出大多数人心理预期,三居室及以上则意味着需要与多人合租,因此对大部分毕业生来说,最佳选择是“和同学或者朋友合租一套价格适中的两居室”。趋势三:直租少,房源多被中介掌握“吃差价”针对线上线下多种租房途径,面对中介介绍和房东直租,应届毕业生各有不同的选择与考虑。有毕业生认为:中介可以帮双方筛选出合适的对象匹配,对双方都更有保障。房东直租很难保证双方是不是处于同一或者接近的消费水平,虽然直租相对便宜,但在资金安全上缺少保障。同时是房屋的装修和设计也是影响毕业生租房的一个关键因素。很多毕业生看过一些经中介平台重新装修的房源后,再看房东直租或者未经装修的普通房源,表示心理落差太大了。此外,直租房源有限,更多房东选择将闲置房源交给中介打理,为了谋求方便与省心,部分房东表示:对中介重新装修房屋也不反对。导致现在租赁房源大部分被二房东和中介掌握,租赁市场形成了“吃差价”的现象,部分租金出现虚高。就目前租赁市场上出现的直租少、中介多、房租虚高等问题,租客网平台积极鼓励个人房东直接发布房源,从而减少中间环节,对于调控房租具有积极意义,通过平台建立的用户信用体系和平台人员对房源的实地登记核实,保证房源信息的真实性。同时租客网也再次提醒广大毕业生不要轻信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房源,毕业生可在租客网输入租房目标地段、房型、租金区间等条件后进行筛选,也可参照平台在网上的报价进行租房。

2020年06月04日 11:37

租客网:房租真的会压垮年轻人吗?

刚毕业的大学生面临的状况无疑更严峻。在这个年轻人找房的毕业季,刚刚融入城市的年轻人似乎正在变得更加的郁闷,因为除了初入职场的压力之外,房子正在成为压在他们头上无形的大山,仿佛一把随时都会从天而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也不得不让人感叹,我们在用全国最长的通勤时间,把全部收入的60%都交给房东,然而眼看着房租还要上涨,房租真的要成为压垮年轻人的第一根稻草了吗?在我们看到房租快速上涨的时候,我们总是在疑惑?到底谁才是房租涨价的罪魁祸首?于是很多媒体将矛头指向了各大房地产中介。去年以来,随着中国房地产调控的不断加速,“房住不炒”的理念已经逐步深入人心,各地更是纷纷出台租赁政策,“租售并举”“租售同权”等等政策无不在利好着租赁市场。但是,各个房地产试点城市的可供出租的住房却是有限的,各个热点城市租房市场都是供给不足,需求过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抢占房源就成为住房租赁企业的第一要务,如何才能争抢房源呢?租赁企业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那么加价无疑就是最好的手段了。租房可以说是纯粹反映了市场的居住需求,对于租房者来说基本上租房就是为了使用,但是各大房地产中介的“恶意抬价”行为,已经将最基本的住房变成了租客们的“负担”。各大房地产中介的“掺和”,对于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也是致命一击。区别于其它类房,长租公寓本身就带有前期运营成本高的特点,加上各大房产中介“恶意抬价”,“垄断房源”的行为,更是提高了长租的运营成本,和推广难度。所以广大运营商想突破这个“瓶颈”必须得打通第三方跟平台合作。由此可见,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公寓运营商最好的选择,也定能在长租公寓这股浪潮里,拔得头筹。

2020年04月28日 16:19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